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周业安 > 意外之财何以非福

意外之财何以非福

 
意外之财何以非福

该文发表于《上海证券报》,2010年4月22日,封六

    假如你买了一张彩票,结果居然中了,拿到了一笔不菲的奖金。你该怎么做?一般情况下,得赶紧满足自己长久以来压抑的购物欲望。看到名车,买上一辆;服装从头换新的,全是名牌…..这钱来得容易,用起来爽快。但有一条,这爽快恐怕不是一直都有的。俗话说,花钱如流水。再多的钱也经不起折腾。时间一长,突然发现自己口袋空空,原先的那笔意外之财居然就这样烟消云散了,后悔都来不及。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更有甚者,在这花钱的过程当中,还得罪了身边的亲戚朋友,落得个众叛亲离,何苦来着?

看似彩票惹的祸。这样的事例在媒体上比比皆是。据一些媒体报道,国外许多中彩的家庭最后都面临破产的困境。在国内,因为不存在个人破产问题,也受个人信用的限制,不至于像国外的同道那样窘迫,但彩票给惹出的诸多祸端,还是时有报道的。其实不仅彩票如此,其他类型的意外之财也一样。只不过中彩者更令人瞩目而已。要说起来,中彩所得的彩金和劳动所得的收入也没啥差别,不都是货币嘛,同样的一百元纸币,还能分个三六九等?中彩所得一百元,和劳动所得一百元,应该一样,既然一样,就不会有区别对待。早期的经济学家的确就是这么认识的。

过去的经济学家并不区分收入的来源,无论是劳动所得,还是中彩所得,还是别人给的,反正都是钱,花的时候统筹考虑就是。该消费多少,该储蓄多少,视情况而定。经济学家甚至走的更远,睿智无比的弗里德曼说,一个人在花钱的时候,不仅会考虑现在的收入,还会考虑将来的收入,所以如果即将得到一个好工作,就会花钱更多,因为以后的工作收入增加了。这就是经济学当中著名的持久收入理论,是用来理解每个人消费行为的主要理论。不过这种占主导地位的理论显然无法解释中彩家庭的消费行为。因为按照弗里德曼的理论,中彩家庭的收入也是收入的一种,家庭会统筹考虑这笔收入,而不会另眼相看。所以,对这样一笔意外之财断无乱花的可能。

可惜事实常常违背经济学家的理论假设。我们看到,现实当中中彩家庭的确确会存在普遍的乱花钱行为。用经济学的术语说,意外之财让家庭有了更大的消费冲动,其边际消费倾向要比一般的收入大很多。这大概就是为何获得意外之财的时候,人们总是倾向于挥霍。现象如此,理论如何才能解释?这就要归功于芝加哥大学的一个叫泰勒的教授,泰勒一直研究经济学,但对当时的主流理论颇有异议,当看到心理学家卡尼曼和特维斯基的研究成果时,顿时被震撼,于是其后的研究开始追随卡尼曼和特维斯基的思想,这一思想的核心就在于,理解经济决策,必须要理解做决策的人的内心,也就是心理。过去的经济学是不考虑心理因素的,但卡尼曼和特维斯基的一系列研究发现,心理因素在个人的实际决策当中起着决定性的影响!他们因为这些开创性研究拿了回诺贝尔经济学奖,这是后话,暂且不表。

单说泰勒,在卡尼曼和特维斯基的指导下,开展了一系列的经济学研究,并形成了其极富争议的博士学位论文。不过有趣的是,芝加哥大学商学院力邀泰勒加盟,成为芝大的一员,而当时弗里德曼的持久收入理论是芝加哥学派的重要支柱之一。这足以体现芝大的学术包容性。泰勒的研究之一就是反对弗里德曼的理论。按照卡尼曼和特维斯基的思想,人是不可能完全理性的,大量的心理学研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,这就意味着持久收入理论缺乏心理学理论和证据做支撑。泰勒把这些思想推进了一步,他认为,从个人的心理层面出发,通常每个人在决策的时候,会把不同的收入进行归类,比如一个人平时上班,会有各种收入,按照通常的报酬支付制度,有基本工资、奖金、还有一些投资所得、甚至有一些浮财(比如中彩之类),个人在获得这些收入的时候,会给这些收入做上标记,然后分类管理。然后根据这些不同类别的收入考虑如何花费问题。这就是后来成为消费理论的新的支柱之一的“心理账户”理论。

按照泰勒的心理账户理论,每个人会针对不同的收入来源来处理消费问题。对于正常的持续的工资收入,会划分一个合理的消费和储蓄比例,以确保能够在未来多年能够均匀的消费,这点和弗里德曼的想法无甚区别;但对于一次性的收入,比如一次性奖金、别人给的一次性报酬(比如父母的支付或者朋友的捐赠)、或者中彩所得彩金等等,则可能过度消费,因为人们通常认为这是笔意外之财,不花白不花;而对于那些时有时无的收入,比如年终奖之类,则可能会过多储蓄,以备不时之需。当然,也会有不同的消费观念。比如一直都节俭的人就会把所有意外之财也都储蓄了。好不容易有一回,还不得赶紧放起来?

总之,消费行为因人而异,但其中还是存在一些基本的规律。你是相信持久收入理论还是相信心理账户理论?看看别人对不同收入的反应就会明白。

推荐 21